绯闻八卦

百老汇影城会员办理-窝囊废上门女婿入赘豪门,饱受冷眼,如今家族召唤,亮出真龙身份!

来源:上门女婿作者:上门女婿发布时间:2021-05-05

 

“少爷,你必须跟我们回去。现在韩家需要你主持大局。”

“你父亲快死了,你哥哥不在。现在只有你能养活汉家。”

“你奶奶说,一定要让我们带你回去。”

运城梓潼街,3000的韩提着礼盒,穿着路边摊买的衣服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我从小就不会花言巧语,讨她欢心。哥哥深爱着,奶奶怕我抢了哥哥继承人的位置,把我赶出韩家。”

“女婿,苏家三年了,受尽了屈辱,韩家什么时候有过顾虑。她逼着我离开汉家,现在一句话就想让我回去。当我是韩的,它是狗吗?”

“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失败者,别来烦我。”

韩风三千大步走了,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觑。

苏家是运城的二流人家。三年前,韩的三千人穷困潦倒。是苏家老人亲口提到订婚的事。当时,一场婚礼惊动了整个运城,但引起轰动的原因是苏嫁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废物,成了整个运城的笑柄。

韩国三千的真实身份只有苏老头知道,但婚礼后两个月,苏老头因病去世。从此没有人知道韩国三千的身份,他也填了无用废夫的身份。

三年来,韩三千被嘲讽冷处理。但比起被赶出韩国的家,后者更酷。

他已经认识到戳脊梁骨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很久了。

今天是苏奶奶的生日。韩精心挑选了一件价值不高又注定要被嘲笑的礼物。但是,没有银子,他能做的就这么多。

至于刚才发生的事情,韩国三千人很平静,没有波澜,甚至想笑。

他哥哥口才很好。他虽然能讨奶奶欢心,却狂妄自大,过着混乱的生活。出事只是时间问题。

也许,这就是韩家的死期。

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我只是苏家被唾弃的女婿。

回到苏家别墅,一个美丽的身影站在门口,焦急万分。

苏,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和韩3000的名义上的妻子,也足够好了,所以三年前的婚礼将成为一个笑话。

韩走了3300步,走了两步。一路小跑,来到苏面前,说道:“你在等谁?”

苏夏颖无聊地看了韩三钱一眼,说:“给奶奶的礼物准备好了吗?”

韩举起手中的礼盒道,“我准备好了。我花了很多时间选的。”

苏看都没看。三年前,她不知道她爷爷怎么了。她不得不嫁给韩三千,让韩三千做她的女婿。

令苏不解的是,爷爷临死前拉着她的手,警告她不要看不起韩。

整整三年,都无法理解苏这种浪费到底值多少钱。要不是她顾忌苏的名声,她早就想和韩离婚了。

“以后不要乱说,今天所有亲戚都会到场,你难免会对你冷嘲热讽。你替我忍着,我不想因为你丢脸。”苏提醒道。

韩三千笑着点头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看到韩三千的表情,不可能被苏打死,他没有背景,一点真才实学还是可以的,但是三年来,他在家里,除了扫地、洗衣服和做饭,从来没有干过别的事情。

苏对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满,因为两人结婚没有任何感情,而这对苏来说又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,所以他能够理解苏。

两人走进客厅,苏家亲戚已经几乎全部到场,非常忙碌。

“欢迎来到夏天,你可以算是来了。”

“今天是奶奶的生日,你怎么这么晚才来?”

“这不会给奶奶带来惊喜的。”

亲戚们热情地招呼着苏,完全无视韩三千的存在。

习惯做背景板的韩三千也不在乎。最好不要理会,免得有人拿他当笑话。

但是,总有人对他不满。苏的堂弟苏,每次见面,必然要刁难韩三千,这一点都不值钱。连郓城韩弃子的名字都是苏起的,他经常在外面说韩的坏话。

“韩,你手里拿的东西不会是给奶奶的礼物吧?”苏看着韩三千脸上带着微笑。这么大的东西用礼物纸包着,一看就是便宜货。

“是的。”韩三千大大方方的承认了。

苏晁海冷笑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,不能从路边摊上买吗?”

韩摇摇头,道:“这是我在礼品店买的。”

他的话虽然真诚,却引起一阵哄堂大笑,苏的表情也凝固了。没想到刚到家,她就要因为韩国三千丢脸了。

但通常在这个时候,都不会和苏说话。她把自己和韩国三千当成两个家庭。她不在乎韩三千怎么不给面子,只要不把话题带给她就行。

“你是来搞笑的吗?今天奶奶80大寿,你准备礼物这么粗心?”苏走到客厅的茶几上,上面摆满了各种贵重的礼物,一眼望去都是贵重的。和韩国的三千个礼盒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。

“看看我给奶奶的东西,老态龙钟的普洱。你知道这蛋糕茶多少钱吗?八十八万。”得意地说道。

“哦,很好。”韩3000看了一眼苏,早就警告过他了,话也说得少了,所以他对这个答案也珍惜如金。

苏明确表示要用自己的礼物在韩面前表现出优越感,继续道:“这饼茶扣渣比你的礼物还贵,你说是不是,渣。”

韩三千笑而不语,整个客厅充满了咝咝的声音。

虽然苏下定决心不参与韩三的事情,

千的事情,可說到底,韩三千還是她的老公,有证有婚礼,哪怕这三年以來她从來没有让韩三千碰过,没有夫妻之实,但韩三千當着这么多亲戚的面丢脸,她面子上也过不去。

“苏海超,差不多行了,你有钱是你的事,送多贵的礼物跟我们没关系,不用拿出來显摆。”苏迎夏一脸不悦的說道。

韩三千惊讶的看着苏迎夏,整整三年以來,这是苏迎夏第一次帮他說话。

“显摆?迎夏,你这话可說错了,我有必要在一个废物面前显摆吗?我只是觉得他不重视奶奶的寿辰而已,還有你,他不懂事,没钱送礼,难道你就不知道帮衬一下,反正这个废物也是吃软饭的。還是說,根本就是你不重视奶奶的寿辰?”苏海超冷笑道。

“你……”苏迎夏面红耳赤,她家里在苏家地位最低,也是生活条件最差的,动辄几十万的礼物,她還真拿不出手。

这时候,韩三千突然站起身,走到苏海超身边,在普洱上嗅了嗅。

“你干什么,这是给奶奶的礼物,是你这个废物能闻的吗?”苏海超愤怒的說道。

韩三千眉頭微皱,說道:“普洱越陈越香,也是因为这个缘故,市场上年份越久的普洱,价格就会越贵。可正因为如此,很多商贩会利用年份造价,刻意抬高价格。”

“普洱還分生茶和熟茶,你手里这饼茶叶以青绿墨绿为主,可以判断为生茶。生茶有着熟茶不可比擬的口感,可新制生茶却有着茶叶咖啡碱,对人体肠胃有很大的刺激性,需要长时间的陈放,陈放周期越长,含量也会越少。”

“但是你手里这饼茶,由于刻意做旧,陈放周期远远不够,喝了之后,必然会对身体产生危害。”

“我是渣渣不错,可你以次充好,甚至還要危害奶奶的身体健康,岂不是比我更渣。”

韩三千掷地有声,指着苏海超,整个苏家别墅,寂静無声!

“你放屁,奶奶这两年已经不喝茶了,我怎么可能会害她。”苏海超满脸惶恐的說道,一副急于辩解的样子,反而让人觉得他心里有鬼。

“哦,原來是这样。”韩三千点着頭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說道:“原來你知道奶奶不喝茶,所以才以次充好來蒙骗她老人家,八十八万,进了你自己的口袋吧。”

苏海超眼神飘忽,一副心虚的样子,因为韩三千的话全說中了,他的确是以次充好,想为自己家挣点面子,而且奶奶現在不喝茶,在他看來肯定不可能发現这件事情。

没想到想在韩三千面前显摆,让众亲戚看看韩三千的笑话,却被韩三千戳破了他的谎言!

“你这个废物說的话,就跟编故事一样,就凭你也懂茶吗?”苏海超强装镇定的說道。

刚才還对苏海超有所怀疑的亲戚们,听到这句话才惊觉自己差点被韩三千忽悠了。

他一个吃软饭的家伙,怎么可能懂得这些高端的产品呢?

“韩三千,你不懂就闭嘴,别污蔑海超。”

“是啊,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,装什么专业人士,你分得清什么是好壞吗?”

“你只分得清盐和味精吧,毕竟是家庭煮夫。”

又是一阵哄堂大笑,格外的刺耳。

韩三千也不辩解,在韩家的时候,他曾结识过一位茶道的专业人士,而且也是一名茶饼收藏家,他对于茶的了解,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过。

但隔行如隔山,给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解释再多也没用。

“什么事情这么热闹。”这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來,苏家老太太终于現身了。

一众亲戚纷纷起身,态度恭敬無比。

自从苏家老爷子去世之后,苏家老太太掌控大权,其地位就像是慈禧一样,苏家任何大小事務,都必须经过她的决定,苏家亲戚能有今天,也全是掌握在苏家老太太的手里。

有人巴望着苏家老太太趕紧死,他们才能够分得实权在手,可苏家老太太身体硬朗,最近几年可能是如不了那些人的愿了。

“奶奶,苏海超给你送了一饼陈年普洱,你看看是真是假。”苏迎夏看了一眼韩三千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居然相信了韩三千的话,或许她内心里,也希望能够拆穿这个谎言。

苏海超一听这话,顿时慌了。

旁人看不出这茶的真假,可是奶奶喝了几十年的茶,肯定能看得出來,让她來辨真伪,岂不是送頭上铡刀吗?

“是吗?拿來我看看。”苏家老太太說道。

苏海超一脸悲壮,就像是上刑场一样,把茶饼递给了老太太。

苏迎夏想为韩三千争点功劳,趕紧說道:“这是三千看出來的。”

苏家老太太满脸褶子露出不悦的神情,苏海超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父母也是脸色惨白,这要是真送了个假货,老太太不高兴记上一过,他们今后能分得的财产恐怕都要少一截啊。

苏迎夏看了韩三千一眼,心想他总算是为家里做了点事情,要是被奶奶夸了,今后对他的态度,可以稍微的和善一些。

但苏家老太太接下來的话,直接给苏迎夏泼了一盆凉水。

“这是真的,你为什么要污蔑海超?”老太太直视着韩三千,质问道。

韩三千一愣,这饼茶明显有问题,他知道老太太是个非常懂茶的人,怎么可能会看不出來呢?

苏海超也愣住了,居然蒙混过关了吗?难道是奶奶年纪大,老眼昏花了?

“奶奶,你再仔细看看,这茶……”

韩三千還想解释,老太太厉声打断道:“你的意思是我年纪大了,眼睛不好使,連真假都分不出來了?我說它是真的,它就是真的。”

“韩三千,奶奶都說是真的了,你還废什么话。”

“妈,您别生气,韩三千本來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,在您面前装内行,不知所谓。”

“韩三千,你還不给海超道歉。”

韩三千看着老太太,脸上突然露出了苦笑。

不是她没有看出來,而是她不想拆穿自己的孙子而已。

也是,我只是个外人,是你们眼中的废物入赘,又怎么可能因为我而伤了苏海超的面子呢。

啪!

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。

苏迎夏咬牙切齿的看着韩三千说道:“我就不该对你抱半点希望。”

脸上火辣辣的疼,由于苏迎夏指甲太长的原因,韩三千脸上划出了几道血痕。

韩三千猛然间握紧了拳头,可是看着苏迎夏眼眶泛泪的样子,又松开来。

她所受的委屈,不就是因为自己吗?有什么理由跟她发火。

三年来,他承受了许多的骂名和羞辱,苏迎夏又何尝不是呢?

对他来说是磨难,可是对苏迎夏来说,更是天降横祸。

“对不起,是我看走眼了。”韩三千说道。

苏迎夏感觉自己脸都被韩三千丢光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要不是他多嘴,事情也不至于闹到这么难堪的地步。

“你跟我道歉有什么用,给海超道歉。”苏迎夏说道。

韩三千深吸了一口气,走到苏海超面前,低着头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苏海超嘴角噙笑,附在韩三千耳边轻声说道:“你以为奶奶没有看出来吗?不过我是她老人家的孙子,而你,只是一个废物赘婿而已,就算是假的,她也会帮我。”

苏海超得意的语气对韩三千来说尤为刺耳,可老太太颠倒黑白,一口认定茶饼是真的,韩三千也无可奈何。

这个小插曲的发生,并没有让韩三千在苏家的地位变得更低,因为他是人人眼中的废物,地位已经是最低了。

只是对苏迎夏来说,这件事情非常难以接受,不过她难以接受的并不是韩三千让她丢脸。

当苏迎夏冷静下来之后,她才发现了一个问题,茶的真假根本就不重要,重要的是老太太根本就不可能帮韩三千说话,也就意味着哪怕韩三千真的看出茶有问题,而茶也的确是假的,奶奶也会护着苏海超。

快到吃午饭的时候,苏迎夏走到韩三千身边说道:“我欠你一巴掌,你想要,随时都可以拿去。”

“一个巴掌都要还我?”韩三千苦笑道。

“我不想欠你任何东西,你也知道,我们之间注定会离婚,只是时间远近而已。”苏迎夏说道。

韩三千看着苏迎夏走向餐厅的背影,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说道:“你希望我改变吗?这世上,只有你才能让我改变。”

苏迎夏笑着转头,笑意,很凄凉。

“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,在苏家,你永远也不可能得到重用,更何况,你也不是什么怀才不遇的人。”

午饭时间,餐厅以家族身份重次之分入座。

韩三千这种入赘女婿的身份,自然被分到了最小的一张桌子上,也是距离苏家老太太最远的,而且和韩三千同桌的人,全是苏家上下的佣人和清洁工。

正吃着饭,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餐厅。

“老奶奶,有人送礼来了。”那人对苏家老太太说道。

苏家老太太的寿辰,并没有请外人,而且历年来都是如此,更何况苏家在云城,只是个二流世家而已,并不会有人刻意讨好他们。

“是什么人?”苏家老太太问道。

“说是,什么韩家,我也不知道,以前没见过。”那人说道。

韩家?

在场姓韩的,只有韩三千,可是除了苏迎夏看了一眼韩三千之外,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把姓韩和韩三千联系在一起。

“凤凰于飞,金梳子一把。”

“凤凰来仪,金凤簪一支。”

“吉祥如意,玉算盘一个。”

“乘龙配凤,金手镯一对。”

“鸳鸯戏莲,金碗筷一副。”

……

听着礼品清单,苏家人面面相觑,这哪是给苏家老太太送礼啊,根本就是聘礼!

“现金彩礼,八百八十八万。”

苏家众人目瞪口呆。

当鲜红的百元大钞摆放在他们面前的时候,整个苏家餐厅里,鸦雀无声,只能听到些许急促的呼吸声。

八百八十八万,对于苏家这种二流世家来说,这样的彩礼钱几乎已经是天文数字。

苏家老太太拄拐起身,摇摇晃晃的走到报礼人面前,神色激动的问道:“请问,你们是什么人,又是看上了我苏家哪位闺女。”

一听到这话,几个没有成婚的苏家后辈女子激动得面红耳赤,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,可是能拿出这么惊人的聘礼,那必定是个百老汇影城会员办理啊,嫁入百老汇影城会员办理,可是她们做梦都在想的事情。

苏迎夏脸色惨白,她是唯一一个已经出嫁的苏家女子,也就是说,其他人都有机会,唯独她没有这种可能性。

“我只负责送礼,其他的事情,一概不知。”送礼人来得快,去得也快,一点信息都没有留下。

苏家众人看着金灿灿的黄金玉石,以及红艳艳的八百八十八万现金,不少人已经开始流口水了,这要是自家闺女被看重,岂不是飞上枝头变凤凰,今后整个苏家,都得仰仗他们。

“这肯定是我,我可是苏家最漂亮的女人。”这时候,有一个身材非常性感的女人开口说道。

“哟哟哟,哪来的自信,现在正主指不定是谁呢,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。”

“是啊,我们都有机会,怎么就一定会是你呢,我看啊,这位富家少爷,故意卖弄玄虚,说不定就是看上我了呢。”

几个后辈女人争锋相对,一家人顿时四分五裂。

“你们别争了,都有机会,不过可惜了,有个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。”苏海超说这句话的时候,刻意看了一眼苏迎夏。

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说的是谁,纷纷笑了起来。

“对对对,我们已经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了。”

“韩三千,这可要谢谢你啊。”

“要不是你,我们还得多一个对手呢。”

韩三千低着头,表情阴沉,甚至带着一丝狰狞,这些人不知道韩家是谁,但他却非常清楚。

弥补吗?

整整三年了,我韩三千需要吗?

“别争了,这些东西我先保管着,等送礼的人亲自出面之后,知晓了谁才是他看中的人,我自会把这些聘礼给谁。”苏家老太太一锤定音,其他人也就不再争执了。

吃过午饭之后,苏迎夏一家三口没有等韩三千,自己开着车走了,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们丢尽了颜面。

想当初韩三千入赘,别说聘礼,连彩礼钱都没有,今天看到这样的大手笔,他们心里又怎么可能不嫉妒呢?

回到家里,苏迎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

苏迎夏母亲蒋岚一脸愤怒的对苏国耀吼道:“你看看人家,再看看我们家,这就是差距。”

“要不是你没用,老爷子怎么可能让韩三千入赘到我们家。”

“老娘我当年真是瞎了眼,本以为嫁进苏家可以过上好日子,没想到落在你这个废物手里,老爷子从来就没有想过把苏家的继承权给你。”

“看看其他人,各个住别墅,电梯公寓,我还跟你挤在这个爬楼梯的破小区里。”

“苏家儿媳说出去倒是好听,可是摊上你这么个没用的废物,鬼知道我过的是什么苦日子。”

苏国耀低着头,不敢反驳,他是个典型的妻管严,而且也知道自己没用,根本不敢在蒋岚面前发脾气。

蒋岚的强势,导致了苏国耀更加没用。

“我不管,马上让迎夏和这个废物离婚,你苏家的面子跟我没关系,我只想过好生活。”

苏国耀弱弱的说道:“爸当年警告过我,不能让他们离婚,而且这件事情整个云城都知道,现在让他们离婚,不是闹笑话吗?”

蒋岚开始撒泼打滚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地上,痛哭道:“苏国耀,你这个没有用的东西,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,老娘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,你难道要为了苏家的面子,毁了我们一家人,毁了迎夏下半辈子的生活吗?迎夏每天跑工地,难道你就不心疼?她是个姑娘家,可脏活累活,你那些亲戚全让她去做。你不心疼我,也应该心疼心疼自己的女儿啊。”

苏家是做建材生意的,跑工地是常事,这些活之所以会全部落在苏迎夏的头上,的确是因为他们家在苏家地位最低,

苏国耀难掩痛苦之色,他知道,的确是因为自己最没用,所以当初老爷子才会把韩三千塞给他们,这一切他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。

但是离婚这件事情,他说了不算,老太太宁愿让苏迎夏和韩三千窝囊一辈子,也绝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让苏家丢脸。

当年的婚礼已经是一个笑话,好不容易三年过去,这件事情被人渐渐遗忘,要是离婚,这事必然会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,老太太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

韩三千走到门口,听到家里传来的哭闹声,坐在阶梯上,掏出一支香烟,腾升的烟雾抹不去韩三千眼里的冷意。

一支烟抽完,韩三千准备进门,可是里面却传来了苏迎夏的声音。

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苏迎夏突然走到客厅,看着苦恼的蒋岚以及一脸痛苦的苏国耀,说道:“我不会跟他离婚。”

“女儿,你是不是疯了,难道你要跟这个窝囊废过一辈子?”在蒋岚看来,苏迎夏应该是最希望离婚的,可她现在却这么说。

“我没疯,整整三年,他虽然没有出息,可是这三年时间里,他在家里没有过一句怨言,扫地做饭哪件事情不是他做的,哪怕是养一条狗也会有感情,更何况是一个人呢?”

“我看不起他,但是我不恨他,这件事情是爷爷决定的,就算要恨,我也只恨爷爷。”

“而且奶奶不会让我们离婚,她把苏家的颜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门口,韩三千深吸了一口气,笑了,直到今天,他才知道自己在苏迎夏心里,原来并不是那么不堪,至少这个女人对他有一定的感情。

原来恨的极端,真的会产生爱啊。

“迎夏,委屈你了。”苏国耀叹着气说道。

脸颊两行清泪的苏迎夏摇着头,倔强的说道:“我不委屈。”

一直以来,苏迎夏也觉得自己会和韩三千离婚,甚至今天还对韩三千说过,他们迟早会离婚。

可是当这个问题真正摆在苏迎夏面前的时候,她才发觉,那个没用的男人,其实在这三年时间里,已经进入了她的内心,他们没有过牵手,甚至公众场合都会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可这个男人,在她床下睡了整整三年,这是一段怎么也抹不去的感情。

“我只是自己不争气而已,竟然会真的喜欢上他。”苏迎夏咬着发白的嘴唇说道。

这时候,韩三千打开门,走到客厅里,看着梨花带雨的苏迎夏,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。

“韩三千,你说只有我才能改变你。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我不想再被人看不起,不想再成为别人的笑话,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后悔。”

“好。”

韩三千简练的回答了一个字,转身离开。